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761棋牌 > 地下建筑物 >

“用设计让建筑和城市具有生长性留给未来的人扩建、改造的可能性

归档日期:07-01       文本归类:地下建筑物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44岁,籍贯广东佛山。英国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建筑学硕士,英国剑桥大学可持续设计领导力研究生,深圳大学建筑学学士,2003年在香港、2012年在伦敦和深圳创办张健蘅建筑事务所。作为建筑师,张健蘅实践于荷兰Huber-JanHenketArchitecten及马清运主持之马达思班,创办英国奥雅纳建筑与城市规划部(华南)。从事荷兰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改造,主持佛山新城文化中心,主创南京高铁大厦和广州万科云等知名项目。

  张健蘅是国内最具实力的女性建筑师之一,也是深圳建筑师中的一个唯美标本。她极具行动力,也具有人文的内省与批判精神,关注人的感受,她的建筑作品以“无形”和“模糊渗透”的方式否定建筑的主体性,提倡建筑、地景、城市、自然的高纬度驳杂统一。

  她从事建筑设计已22年,曾因设计的南京高铁大厦与已故建筑大师扎哈·哈迪德同期设计作品莫斯科Dominion办公楼意外“撞脸”而成为建筑圈内热谈。

  4月10日晚,她受邀参与OCT-LOFT一人一世界设计师讲座第十八季。她以《无形———让建筑融入城市》为演讲主题,带听众展开一场关于建筑如何融入城市的设计之旅。

  张健蘅首先介绍的是佛山新城文化中心,这是其建筑理念得到部分展现的一个文化类的建筑案例。在张健蘅看来,建筑师每一天都在博弈,没有胜负成败,只有坚持。“建筑设计的过程也是一直在演变的,跟整个城市的生长是一样的,第一轮投标和第二轮投标可能事隔大概半年,但是从我2008年做这个项目到不久前佛山歌剧院的开幕,已经有11个年头。”

  “这是佛山塔,这是少年宫,这边两个是图书馆,当时第二轮的竞标我就采取了文商结合的策略,中央大街,东文西商,东边全是文化建筑,西边增加了很多商业建筑的地块,所以后来就不再是28万m2,从第一轮竞赛20万m2,第二轮竞赛28万m2,后来30多万m2,到最后接近60万m2结束这个项目,所以城市真的是未知,不停的在变化。”

  当张健蘅把一张张照片———那些建筑实体呈现在公众面前时,展示的也是她投入了无数个日夜浸淫其中的设计与将设计蓝图落实成城市空间的过程。或许只有同行业的人才会真切体味到其中所经历的艰难,博弈过程中那些有趣细节。

  广州的万科云是张健蘅另一个倾注了自己的美学理想的项目。这是一个超大的单体项目,张健蘅试图把都市生活、户外空间和连续性空间拼合在一起,组成一个超级都市圈的概念。

  “我的设计理念是把不同的楼连在一起,再进行错动,所以形成了从底部的开放空间、中间的台阶以及顶部连续的花园三者组成的空间体系。”张健蘅说。

  通过把它连成环,把一个建筑占有的土地重新还给了城市市民,把屋顶连成一条线,这条线性的空间既可以是休闲,也可以是里面这种工作空间的延续,它更提出了对我们很好的警醒。为什么什么事情都必须讲效率?为什么一定要挤在马路上?一定要挤在电梯里?我可不可以今天早一点上班,我慢慢地走到我的办公室鸟语花香。生活需要有选择,非常多的城市设计和建筑设计,一旦城市规划好,路一定走这一条,而且很大的这一条是车走的,不是你走的。上一个高层建筑上班,我们只能在电梯里面,于是你在电梯里面已经挤得不可能跟任何人有任何的交流。虽然我们的密度提高了,我们不能回到中世纪那种小街小巷自然的状态,一幢一幢房子这样生长上去,但是我们能不能用设计的手段让我们的建筑、城市更多带有这种生长的特征,以及留给未来的人加建、扩建、改造的可能性。

  张健蘅展示了一张她为之感动的图,其中一个是空中花园,雨天的场景。“如果我们从这个局部来看,全部是钢结构去搭建的一种生活,我觉得更有力量。这是我的摄影师特意在下雨的时候去拍,我跟他说这个楼你一定要下雨的时候去拍,下雨的时候它才够凄美,一个这么强大的地标建筑我们要拍出凄美。”张健蘅说。

  谈起对目前住宅设计单一化现状的看法,张健蘅认为,因为有些房地产绑架了一切,所以我们现在有些住宅有很多的弊端,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它是用一个模式来套给所有的人。我有一个朋友有很好的总结,他说这不是人圈吗?跟猪圈有什么区别?这个东西已经没有人性化在里面,虽然所谓住宅的个性化设计,我们可能考虑很多微尺度,怎么能够多放几双鞋,怎么能够多放一个衣柜之类的,但是对于人真正生活的关照很少。

  张健蘅表示,这个问题其实就是她多年的心结,好消息是最近这两年她在做一些小型住宅,也就是私宅这部分,但是很可惜这个在中国并不是很大的实践空间,因为非常少的人可以盖他们自己的房子。

  “我最近做的几个私宅都是开发商董事长在自己项目的地里面才有这种可能性,这个很可惜,所以如果大家都有这个诉求不停地提出来,我希望最终能够影响到规划部门的决策,才有可能产生不同的住宅形态。”张健蘅说。

  同为著名建筑师,张健蘅的朋友刘晓都评价她有很开朗自信的一面,有时候又像个小女孩。“我们相差十几岁,算是隔了一两代的建筑师,她跟我们不太一样,她一看就像香港建筑师的做派。比如她一般不会很接受他人对自己作品的异议,会坚持讲为什么这样那样,直到说服对方。”

  而在建筑设计之余,张健蘅还喜欢做各种设计尝试,在产品、花艺、空间艺术等多个领域有自身的表现。一位从事房产开发的香港女士则记得,三四年前头一回去张健蘅在华侨城的办公室,刚到门口就被吸引了,地上放着一个半人高的棕黄色纸模,那是张健蘅一时“贪玩”的作品,名为《纸样山水》,用纸将宋人画的山水简单又立体地呈现在眼前。“当时有种扑面而来的宁静之美”。

  张健蘅:没有热爱不要入行;也千万别把自恋误认为对建筑的热爱。像我们这样熬了几十年,还半夜盯你们出图,这份赤诚和坚持,都还不敢说自己有多热爱。

  张健蘅:分化:一边是缝补和编织此前粗陋开发带来的城市裂痕;另一边是非常不想看到的建筑“快餐文化”的崛起,设计的智能化和建造过程产品化的特征,提高了建设效率,也降低了成本,然而制造出的却是过剩的功能空间,满足猎奇网红效应之后,迅速用完即被抛弃。不过,应该还会分化出回归工匠精神的一支,这是从开发者到设计者和建造者的精神的需求。

  上一个高层建筑上班,你在电梯里面已经挤得不可能跟任何人有交流。虽然我们的密度提高了,我们不能回到中世纪那种小街小巷自然的状态,一幢一幢房子这样生长上去,但是我们能不能用设计的手段让我们的建筑、城市更多这种生长的特征,以及留给未来的人加建、扩建、改造的可能性。

本文链接:http://ohmniverse.com/dixiajianzhuwu/190.html